六月底的我經歷了一場開腦手術
事情來得突然,但也沒有到措手不及
只能說面對時的心態很重要
既然一切都撥雲見日明朗化了
剩下的就是面對它並解決它!!

前提:以下有點流水帳且全文字無圖片
只是想把這希望一生只有一次的經驗記錄下來而已

6/14,我因為走路不平衡摔下樓梯撞到頭,
老爹說,撞到頭事小,走路不穩事大,
摔下樓梯當天在經過馬偕醫院神經內科黃醫師安排之下,到急診電腦斷層掃描,
發現大腦右半部有一顆不算小(約7公分)的腫瘤,被告知要立即住院以開刀切除。

腦中有一顆腫瘤?  

我當下其實是很坦然的接受了,
因為總算是找到我多年來頭痛的原因了!!
這些年由於經常莫名的頭痛,我幾乎看遍西醫所有科別,中醫也看了,就剩下腦和心臟沒檢查過,
也沒有醫師幫我安排腦部檢查(2013年做過腦波檢查,正常),因為我也只有頭痛這個症狀,
而走路不穩、騎機車會歪斜、上下樓梯一定要扶扶手也是前幾個月才開始發生的事。
所以能找到病因真的讓我鬆了一口氣,即使這將是一場聽起來就有點可怕的的開腦手術。
等病房等了一個禮拜,這段時間我也先向公司請了一個月的假,並退了我一個月內的歌仔戲票以及取消原有的邀約~

從6/20開始住進淡水馬偕神經內科病房一個禮拜

住進病房的第二天,吃完早餐後,我覺得頭好痛,痛著痛著我突然有了想吐的念頭
因為老爹剛好不在,我抓了掛在旁邊的塑膠袋,邊吐邊按呼叫鈴
那時我一邊聽到呼叫鈴的彼方傳來「怎麼了~~」的呼叫聲
一邊感覺到護理師已從門口匆匆跑進來問「怎麼了~~」
我應該是把早餐都吐光了,而那種吐法就跟我後期的頭痛+嘔吐是類似的

6/22,我的開刀醫師陳旭照醫師來查房,是首次見面
他看了我的走路狀況,並說腫瘤可能有八公分,應該是腦膜瘤
但詳細的還是得等做完核磁共振後才能確認。

6/23,終於等到做核磁共振(磁振造影),時間約二十分鐘
耳朵雖然塞了耳塞又有類似毛巾的物品蓋住耳朵,但還是可以聽到很大聲的咚咚聲
另外因為會注入顯影劑,所以做完後要記得多喝水以將顯影劑排出

6/24則被安排進行一場栓塞減血手術
為了要將連結腫瘤的血管阻塞住,以便在開刀切除腫瘤時降低出血量
當天早上五點半護理師就來插尿管了...
插尿管雖然是一瞬間的事,但還是痛啊~~~
手術前先進行局部麻醉,在右邊鼠蹊劃上約0.5公分的傷口,而引線及導管就從鼠蹊直達腦部,
由於只有局部麻醉,我的左半邊不知是否因為緊張一直抖動,
同時我也可以明顯感受到造影劑注入體內及腦血管攝影的灼熱感
手術約進行一個多小時,因為有自費動脈術後止血片幫忙止血,所以只需在床上平躺六小時,
這期間右腳絕對不能有彎曲的動作(傷口在右邊鼠蹊),頭可以墊高一個枕頭的高度,但不要自行用力抬起
若沒有止血片,則需要躺上十二小時
而當我喝了一些水後,躺著躺著,我就感覺到我想吐!!!
急忙跟老媽說我想吐,因為從前一天晚上12點就開始禁食,吐出來的都是水
當下好兩難,因為我想吐,頭勢必得抬起來,但是頭又被交代不能抬...幸好吐了一會兒就沒事了
因為手術時有注入顯影劑,也要記得多喝水排出顯影劑

6/25 (還是6/26?),核磁共振後的術前說明
確認這顆位於大腦右半部的腫瘤占據我大腦的三分之一,是顆大小為九公分的良性腦膜瘤
看著片子,真的覺得它好大顆,也因為它很大,我的小腦和後腦其實是已經往下掉了,
我問了開刀醫師陳醫師我最關心的問題,腫瘤究竟在我腦中多久了?
嗯,大約五年的時間,而手術預計進行五至八小時。

五年?它竟然已經在我腦裡那麼久了?!
我到底頂著這顆腫瘤做過多少事啊..
我的初半馬、初馬,還搭了飛機去澎湖、金門、日本關西....哎唷我的天啊....
 

6/27,手術當天,進行了約九個小時。從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,
在手術房裡全身麻醉的我其實對時間的流逝渾然未覺,但對在手術房外等候的家人是相當煎熬,
老媽說當手術時間來到六個小時後,她開始緊張了..
(以下為老爹轉述當日情況)
手術經過大約七個半小時後,家屬們被通知到手術室外等候
陳醫師拿了部分腫瘤出來給爹娘和老哥看,並說明手術的目前情況
(老哥原本要拍腫瘤的照,被老爹阻止了,老哥說是要為了幫我記錄啊~)
老爹說這時候算是生死判,才能比較確定手術是成功的,而之後還有縫合傷口之類的後續作業
手術進行約九個小時後,我從手術房被推出來到恢復室時,還很昏沉,
而爹娘和老哥這時也有看到不醒人事的我
然後過了約半小時,我被推到加護病房,病房外的老爹簽了病危通知單及固定手腳的同意書
另外也被交待要自費準備在加護病房所需的用品,像是尿布、尿布固定帶等等

麻醉退後的我,睜開了眼睛,聽到旁邊傳來「你醒了嗎?」的問句,
當下我只感到我頭好痛,手好痠,這時的我似乎就在加護病房內了,
我記得老爹問了我家中的電話號碼,也有看到阿姨
老媽跟我說再看到她兩次後就可以出來了
老哥說最困難的已經結束了,不用再擔心了
表姐有來鼓勵我說我很棒,說再堅持幾天就可以了
還有欣庭有來跟我說別忘了七月底要去看五月天~(哪一天有誰來我真的記不起來)

坦白說,加護病房的日子我過得相當煎熬,因為頭部插滿管子,手被固定住,以防我亂動去扯管子
我好像每天就是看著時鐘,期待著一天兩次的會客時間到來,
不知道哪一天,我看到老媽來我就哭了,說我好想她好想出去.......
我記得我還問過來巡視的陳醫師我能不能出去,哈
護理人員對我都很好
只是一切仰賴他人幫忙的情況著實有點讓我無法習慣,幸好我還可以自己吃飯及刷牙
而因為沒戴眼鏡的我看什麼都不清楚,即使護理師幫我推來了電視,我也只能聽電視
在一次的會客時間,老哥帶來了阿姨的收音機,裡頭用USB幫我裝滿了五月天的歌
所以護理師從那天晚上開始都幫我放著音樂,我才終於有種放鬆感~
於是就在加護病房待了三天的時間,再轉至神經外科病房
出加護病房那天,我頭部的傷口進行首次的換藥,痛死我了啊~~
尤其是插著引流管的右耳附近的傷口要拔管並縫線
我差點在加護病房尖叫了。我甚至可以感覺到針的進出....超痛啊啊啊啊
事後看了老哥幫我在加護病房拍的照片
我心想,這病房怎麼跟我印象中的不一樣?! 我記憶中的病房不是長這樣啊?! 是出現幻覺了嗎XD

6/30,從加護病房轉至神經外科病房,
因為躺了三天,肌肉和體力都已經耗損了,一開始老媽用輪椅推著我在馬偕新舊大樓移動
也因為還插著尿管的關係,為了拔除尿管也要進行排尿的訓練
訓練OK後,護理師才肯幫我拔尿管,拔完尿管後要走路移動也較方便
接著就在允許的範圍內就在病房走走或是來回馬偕的新舊大樓
而開刀的風險之一就是左半邊會無力,所以還是24小時皆需要有人陪同在旁
飲食方面並沒有什麼限制,但需要記錄輸出輸入量
吃進去的要秤重計量,排出來的也要記錄容量
排尿量的紀錄在尿管還插著的時候還算方便,但拔除尿管後就變得麻煩,一定要老媽的協助才行。
幸好輸出輸入量在實行約三天後就取消了
而我的術後復原狀況似乎不錯
我原本以為還得住一個星期以上,結果含出加護病房那天,我只住了五天~
在知道大約的出院時間後,老爹就帶著我訓練走樓梯,因為家裡住四樓沒電梯,不練習就回不了家啦~
因此我在7/4就順利出院返家囉!

感謝馬偕醫院幫我確診腦部有腫瘤的神經內科黃勇評醫師;
感謝幫我確認開刀醫師的神經內科李卓育醫師;
感謝幫我動刀取出腫瘤的陳旭照醫師;
感謝淡水馬偕加護病房、神經內科、外科病房的所有護理人員。
感謝諸方神明及佛菩薩的庇佑及各界為我護法加持,
感謝知情的捧油們在我開刀時幫忙集氣祝福;
感謝姑姑們、舅舅們及所有家族成員對我的關心與關愛。
感謝爸爸、媽媽與哥哥對我的關懷與照顧,我的感謝與感恩之情真的溢於言表,
尤其是老媽,我住院多久,她就在醫院陪我度過多少個夜晚,
尤其是術後,無微不至的照護,更是讓我體認到什麼叫做為母則強。
我真的接收到大家給我的滿滿的愛~
手術得以順利成功,術後的復原情況也還算不錯
真的感謝以上的所有人!!

7/4頂著一頭紗布出院,
開刀後我沒有什麼後遺症,深感萬幸
就是左邊的手和腳明顯較右邊無力,力量是有的,但不太靈敏也比較無感
因為還是需要隨時都要有人在旁邊,剛出院的我也會戴上帽子,有時跟著老爹出去,去廟宇還願之類的,
有時老爹較忙無法在家就被載去老媽公司

而出院後的首次回診是7/9,適逢尼伯特颱風來襲...
原本預計在臺北院區回診
早上眼見外面無風無雨,老媽就要我先掛淡水的號,能掛就去淡水,也方便老爹停車
打開紗布,聽到了爹娘的驚呼聲,我頭上的傷口是個從頭頂到右耳一個很大的U字線啊~~~
老爹還問陳醫師能否拍照XD
傷口似乎癒合得不錯,陳醫師就動手拆線了!!
拆之前,陳醫師才透露我這顆腦瘤是他開過的刀中最大的一顆!!
一般六公分就算大顆了,但我的卻有九公分,陳醫師說,竟然能養到這麼大,因為人腦容量有限啊~
而且都這樣了,我竟然還只有頭痛這個症狀, 也是挺少見的
陳醫師也說,如果是老年人頭痛,醫生也許就會懷疑有瘤,但依我的年紀,頭痛一般都是偏頭痛居多
這次能因緣際會(摔下樓梯)而檢查出來也是深感萬幸
雖然不能算早(因為已經養五年了),但也還不算晚啊~(至少還沒病變T^T)

拆線的當下很痛!!
頭頂的傷口還能忍受,但右邊到耳朵附近的真的好痛~~
老爹從背後用雙手壓住我的肩膀(應該是在安撫我,因為拆完線後,老爹說我的身體一直在抖)
我覺得我都差點叫出來了T^T
拆完後,陳醫師說要再追蹤三年,也要定期做核磁共振,以免又再復發
至於傷口,陳醫師說等頭髮長長後就看不到了,只要我不說,也沒人知道我開過刀XD
這次真的相當感謝陳旭照醫師啊!!

我看了老爹拍的照片,傷口之大看得我是心驚膽跳,當下完全不敢再看第二次
因為我本來就是那種見血死也不敢看傷口的人
現在也只能慶幸我不會沒事就看到我頭上的傷口...
看到傷口再回想手術過程,才意識到這是一場多大的手術,直到現在我才覺得害怕與可怕啊...

拆完線後,老媽會幫我用生理食鹽水及優碘清理傷口
頭頂和右耳附近的縫線處還是會隱隱作痛
比較令人在意的是我右邊眉毛附近的頭部腫腫的,回家一摸才發現是軟的,而且還會痛
有點不安的我們想去問問陳醫師原因,所以又掛了下星期的號(原訂下次門診是八月了)
台北馬偕果然人好多....
陳醫師摸了那腫軟的地方之後說,說是血水,會這樣是正常的
但因為範圍有點大,就幫我用針管抽了出來,抽了40cc
老爹說陳醫師後來還用擠壓的方式,但還是殘留了一些,說會自然的消掉
但我忘了問銷掉需要多久時間啊~~
雖然從正面看還是有點左右不對稱,但已經好很多了~

7/16,出院兩個星期的我目前處於在家休養恢復體力的時刻
現在已能獨自在家,生活也都能自理
晚上會跟著老爹去國小或是河濱能走走,目前可以走上2.5公里
能夠恢復得如此迅速,我自己也很訝異,可能一方面是年紀,一方面之前有在跑步吧
但一切還是放慢速度並小心為上,畢竟離開刀還未滿一個月啊~
希望能慢慢的步上軌道,復健之路是很漫長的(我的左邊較遲緩的現象)

從發現腫瘤到現在頭被剃光算是小平頭只留一個大傷口的我
自認一直都很樂觀,也很堅強,更沒掉過一滴淚(啊,在加護病房有哭過XD)~
因為真的找病因找太多年,即使結果是一顆出乎意料大的腦腫瘤,我依然覺得「終於啊~」,也有種解脫感!!
住進馬偕後,就是既來之則安之。
雖然有一場突來的血管栓塞手術,但也就是交給醫生,醫生怎麼說,我們就怎麼做

現今,總算是告別多年頭痛之苦的我,套句老爹的話,可以說是宛若重生啊~
我想我以後依然是那位愛看演唱會及歌仔戲,並三不五時會去跑步的女孩。
最難的一關已圓滿結束,未來的我想必會更加樂觀且堅強:)

---更新後續發展---

7/25,開始回去上班,從半天班開始
雖然被眾多親友阻止,說何必那麼快去上班
但我也是評估過自己的情況,家人也不反對,所以還是去了XD

8/5,拆線後的回診,這次就是在人多多的台北馬階了
有稍微提出一些問題,但似乎都是要等待時間過去才會慢慢復原
我有提到總覺得頭的右邊摸起來怪怪的
醫生說因為那邊神經斷光光啦,它要慢慢接起來
但因為曾經斷過,所以就算恢復了,也是回不去了,所以我可能會一直覺得怪怪的
也問了醫生有沒有那些事是我要避免去做的,很怕自己自我感覺良好,覺得什麼都可以做
醫生問我是要去跑步嗎? 當然不是啊~~我是要問能否上瑜珈課啦^^"
醫生給了我否定的答案,說至少開刀滿半年後再考慮吧~所以醫生怎麼說我就怎麼做囉~
下一次的回診是12月,同時也要安排核磁共振!!


創作者介紹

我 就是我

fmegumih (晴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妳的很勇敢,也有很爱妳的家人
  • 謝謝你:)

    fmegumih (晴) 於 2017/09/30 11:36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我是黃醫師,事隔一年才看到這篇,也恭喜妳獲得新生。
  • 天啊!是醫生本人!
    謝謝您當時馬上幫我安排做腦部的斷層掃描,
    不然那顆瘤不知道會待在我腦中多久,非常感謝。

    fmegumih (晴) 於 2017/10/05 02:08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謝謝妳這麼鉅細靡遺的腦膜瘤開刀全紀錄,讓我今年1月底同樣是由陳旭照醫師主刀切除6cm 腦膜瘤的過程歷歷在目,鮮明的倒帶了一遍。類似的發病歷程,之前也因身體疼痛遍詢醫療院所卻治標不治本,但我們都幸運的遇到視病如親的好醫師,也終於走上一勞永逸的痊癒之路。我也將您的大作連結轉貼給陳旭照醫師了!近況如何?我們互相加油!
  • 不不不,這只是篇小小的開刀(住院)記錄而已XD
    這對我來說實在是太難得的經驗,所以才想好好寫下來~
    我現在回頭再看文章,也挺佩服(?)寫出這些的自己,哈哈
    當然,真的很謝謝陳醫師,現在也是固定回診中!!
    如果陳醫師真的看到這篇文,會讓我感到惶恐啊XDD

    fmegumih (晴) 於 2017/10/31 23:57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謝謝妳記錄了這一篇,讓年過半百的我,在106年9月底開腦膜瘤手術時,能有信心面對腦部手術,相關症狀只有妳這一篇,著實令人產生了內心依靠,妳很樂觀正面,謝謝妳~(我在高雄長庚開的)
  • 是兩個月前開刀的嗎?!
    現在應該正在恢復當中吧~~
    要好好休養喔:)

    fmegumih (晴) 於 2017/11/22 22:51 回覆